Sunday Services/主日崇拜時間: English/英語–9:00AM, Cantonese/粵語-10:30AM, Mandarin/國語–10:30AM - get directions

受洗见证-3

我灵渴慕你我的神

 

今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来见证这位奇妙救主向着我那厚重无比的慈爱。 愿我的弟兄姐妹们也来认识并经历在我们里面内住的阿爸天父!

 

我原本是一个任性、 倔强、 极其爱慕世界的人。 当我的大学同学们怀有北京梦的时候, 我就有了美国梦。感谢神的恩典, 让我梦想成真。1999 年 8月,  陈平来到美国留学。 我也就在 1999 年圣诞前夜来到美国的普尔蔓,那是一个偏僻宁静的大学城, 被称为鸟不生蛋的地方。 正是在那里, 我随着陈平去了一家小小的华人教会, 听他们讲论福音的真理。 很奇妙,对于这福音,我心里没有疑惑, 没有挣扎。 就在2000 年的除夕夜,陈平和我在一位弟兄家做了决志祷告, 同年的复活节我们受了浸礼。那时,我心里充满喜乐,是那种不能用言语描述的喜乐,也是我所不明白的。从那时起,我称这位创造沧海旱地的神为” 我的神”。 我开始爱上诗歌,爱上聚会,爱上我的众弟兄姐妹,爱上那小小的教会。 但我并不祷告,也不读经。这样安舒满足的日子持续到2001 年5月。

 

我的全家是在Memorial day 的那个周末来到加州,从此开始了新的旅程, 也开始了我属灵道路的荒漠期。 我记得当我踏在宽阔的街市上的时候,我深切地想念那一个给我属灵生命的教会。 在我的心里,普尔蔓是一个”离天堂近一些” 的地方。经过两个月的寻找,我们来到DCCC 教会。但生活繁忙的脚步让我对于神和属灵的事没有兴趣, 我的神被我遗忘了;多少次我感觉到神向着我的呼唤, 可我拒绝聆听.。我平常的生活里没有神, 只有在主日的时侯, 听一听主的信息。 我的心在不知不觉中刚硬起来……

 

后来, 因为普尔蔓的一个姐妹要去澳州,我特意在一个星期五飞过去与她道别。那天晚上,我随着她再次迈进了曾带给我天堂味道的教会, 再次被弟兄姐妹们爱的眼光所环绕。 那一刻,我想起了我的神 – 不祷告的我竟然开口祷告说:” 我的神,主耶酥,为我穿上洁白的衣裳,好让我配做你的儿女。”  我的神垂听了我这样的祷告, 他用不可测度的智慧,把我从世界中分别出来归给他,借着一个几乎让我绝望的困境。 倔强的我开始降服在全能的神脚前,我开始了有规律的灵修的日子: 每天早晨我跪在窗前,开口祷告, 之后读一段圣经。很奇妙,尽管环境依旧,我心里却充满平安。正是这宝贵的神所赐的平安带我走出幽暗和绝望的心情,我的心向着奇妙的光明而去。六个月后,神把那个环境挪去了,使我第一次经历神的大能, 神是这么的真实。从此,神那种吩咐红海为我分开的权能以及他向着我深厚的慈爱铭刻在我心。我对自己说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再离开我全能的神。就这样,灵修成为我每天最重要的事。

 

在2006 年10月,我开始了等候神的操练。在这种与神不间断的交通中,我持续经历神的带领甚至他对我的破碎, 我对神慈爱的认识不断的加深, 神的真理也更多的向我开启。 从前, 得到世界的名利金钱是我的目的,现在神是我唯一的爱慕, 我为他生,我为他活,我也要摆上生命来追求他,因我本是属于他。在我剩余的年岁里。我喜悦接受神对我的磨练和破碎,为要有生命的度量可以盛装那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愿我口中的言语, 心中的意念都在我神的面前蒙悦纳。

 

愿我们彼此共勉!

今日经句